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焚天路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棘手

焚天路 洛神雨 3102 2019-11-12 06:48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aofoen.com 无限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当那木车随着那道身影消失在了原处,只剩了吱呀的回响。

   只剩众人面面相觑,

   那道身影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气息都不曾察觉。

   “师尊...那人去了何处?”

   一个大活人,竟说消失消失。那浓煞之气、已是查寻不得。

   “那人...应该还在此地。”中年男子思索片刻,缓缓开口。

   “还在此地?”

   “对、还在此地。”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轻声道:“原本为师并不相信、这世上还会有人能够匹敌那位强者,但此人的消失、让我更确信了这名强者不是口出狂言,只是自信自己有一战之力。”

   “这自信,很多人都会有。再位于那名强者一战时、为师也认为自己能够击退他。”

   只是往往事实不是想象,中年男子还是败了、败的彻底。

   他不是那名强者的对手,却是可以逃脱。怎奈师门根基在此,若是就此逃离、愧对列祖。故而,选择了拖延时间、安排后事,而他自己留在这里。

   当那人退回黑暗深处。众人无法察觉,就连身为涅净后期的中年男子,也无法察觉到气息,这意味着、今夜的不速之客、实力远远超过了自己。

   或许,真的可以替他们解决这场危机。

   “你们带芙儿先行离去,今日一战、已不是你四人可以插足。若是十日之后、为师没有传讯于你们,那么、你们永远不要回到千帆门。”

   中年男子将怀中的女子交予弟子,下达命令。

   “师尊......”

   四人长叹一声,知晓的确如师尊所说、没有插足的资格。继续留在这里、只是累赘。

   “师尊...保重!”四人齐齐下跪,重重的叩头。

   只是还未等第三个响头下落,刹止在了半空。

   “那人何时到来?”

   忽然间,那道声音再次出现在众人耳中,不起一点回荡。

   “果然...如师尊所说、那名强者、还在此地。”四名玄照强者、深吸了口气。

   中年男子尽管不知晓那人隐匿在哪里,但还是抬头道:“初阳升起,当第一缕阳光破开这一所城域,便是那名强者降临之时。”

   夜空中只剩下中年男子声音的回荡,还有萧萧夜风,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声音。

   中年男子的四名弟子、在叩完响头后、接住悬浮在半空中的女子,离开了这座山峰,在没有施展光阳的情况下,悄悄地离开了这座城域。

   七日前的那名强者,既然选择七日期限,而如今距离那七日、只剩几个时辰。

   能够在初阳破晓的第一瞬,瞬间降临千帆门,哪唯有坐临千帆城不远距离,才能做到此举。

   为了避免那名强者察觉有人逃遁出这座城域,这四名玄照强者才未施展光阳之力。

   此地,只剩下了这名中年男子,还有暗中的那一人。

   残叶花沫,随着风向着四处开外慢慢飞离。一弯眉月下、挂倒湖潭、明光清朗,只是夜伴人静、优如潮水纷纷涌上了中年男子的心头。

   “这选择,究竟是否正确?”中年男子内心喃喃,虽说震撼于藏匿在黑暗深处、那名强者的实力,但心中还是没有底。

   若是他一人,没有千帆门这根基。尽管不是敌手,但那名强者怕是也难以奈何得了他。

   可惜,他心意如此。只能等待今日天明之际的一战结果。

   “二十六道意么......”黑暗中,有人伸手之下、有一盏灯盏出现在手中。

   这灯盏没有任何光亮,就连灼火都是墨染成色。

   在黑暗深处的人,正是楚程。

   他离开了错乱空间,力挑一座仙门。寻仙宗一战,这第一战,便是有着涅净后期坐镇的千帆门。

   这是在错乱空间中被楚程诱因重创的十六名修士身后势力中,底蕴最强的一座仙门。

   之所以第一站选择这里,是想看看涅净后期强者的命碑所蕴藏的生机,会有多浓。

   是很浓,否则也不会从石化玉。

   可惜的是,这中年男子无心向往那天之上,修行之路中,竟没有夺取他人一座命碑,石碑成玉,也完全是因自身修为。

   这完全是意料之外,恐怕任何一名涅净强者,都要比其要多数倍,就算是一名涅净初期修士、也要比其多的多。

   二十六条真道,是楚程在拉车上的十五名修士,加上千帆门六名修士身上所临摹的真道。

   如今的楚程,只需一眼、便能知晓对方究竟身拥何道,毕竟、他曾在沧海静心壁中,截取了数千条道意。

   虽然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但毕竟也算是曾经拥有,尽管流逝,但还是有一丝影子记在心里。

   只要在这千条道意中,楚程便能凭着这些影子,迅速扩展再现、融入灯盏中。

   黑夜下,尽管有眉月辉光。但他身在哪里、哪里便是黑暗。

   这些都是因身上的那件斗篷。

   这是玉衣披风,当楚程封闭神性,这件披风、竟是随之变成了墨色。加上九天玄功中的冥息、只要不刻意散波气息,那么、就算是灭境强者,不仔细查探下也难以察觉。

   今夜,他在等待中年男子口中所说的那名强者。

   以他涅境中期修为,加上两身合一。也未必能够轻易击败那名中年男子。但所听这中年男子面对那名强者、竟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楚程想见识一下那名强者,也想与之一战。幽一的本意、便是想让楚程入这座乱世苍茫中、力敌各路强者、在生死之战中崛起,再统幽冥之力。

   如今,终于遇到了可以说是傲视群雄的强者,楚程又怎会不与其一战,看看这乱世中的逆天强者究竟有多强?与他对比、又是孰强孰弱?

   一人在明,一人在暗,静静站着、又静静等待,等待第一缕阳光破开云层、照落大地。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夜风一点一点变急、云层时动时停,这月光、也时暗时明。

   也不知是在何处响起了一声莺啼。而后,打破了夜色的沉静。

   同时,这夜色也被打破了。

   一缕光线,穿破了云层,落照了大地。

   这一刻,中年男子顿时抬起了头,只见月影,不见人踪。

   只有喊声在四方回吼。

   这音声、惊扰在整座城域的百姓,将他们从睡梦中惊醒。

   大多数人都是不知,这城域迎来一场灾劫。有资格知晓的也只有在人道中修为颇强的修士。

   拂晓的残月下、天穹之上仿佛下了一场雨。一场芬芳艳美的雨,伴随着乐音缓缓下落。

   那喊声从天而降,扩散四方八面。

   “灵宝帝尊!天上天下、无敌独尊!”

   “灵宝帝尊!天上天下、无敌独尊!”

   天空中、浮现数百道身影,随着光阳的破落、越来越清晰。

   隐匿在黑暗中的人抬头所见,是数百名修士。

   这数百名修士,大多数都是人道修士。有三位、是玄照中期强者。

   这些人围绕在神龙拉架四周。在其上、卧坐着一名老者。

   这名老者、身着华丽。其身上华饰在阳光下、闪亮至极、甚至能够亮瞎人的眼睛。

   “这就是压的千帆门门主丝毫无反抗之力的强者?”

   这名老者气息同样是涅净后期,除了身上那些华饰并无新奇之处。

   这名老者咬了一口蟠桃,呵呵一笑道:“你可是想清楚?”

   站在湖潭中的中年男子摇头一声苦笑,道:“技不如人,既然道友想隐居寒舍、那只能敞开大门、接迎你。”

   老者呵呵一笑,伸手之中就有人接过蟠桃,替其擦拭了手。

   “孺子可教也,既然如此,那么你便认本帝尊为主。”

   老者心中得意,以他的实力、不管是哪座苍茫之下,都是灭境之下第一人。就算是灭境大能,也奈何不了自己。

   在这没有一位灭境大能存世的天地,真当是个惟我独尊。

   正当老者得意时,忽然、有一只手、在无声无息间出现在他的身后。

   刹那之间,一道很难形容的强大气息,在他的身后显现。顿起万千大龙,又起一方毁灭、一方创世,混乱扭转之下、将四方修士尽镇压在地。

   老者没有丝毫反应,在这一拳之下,必定要喋血重创。

   但这一拳的轰落,直直砸落在老者身上,尽遭遇到了一股吞噬之力。

   一声咔嚓,有物碎落、化作沙尘流洒各处。

   “是谁!”老者手中的一枚玉戒破碎了,遭遇到这一击,也是脸色一变。

   楚程又回到了暗中,脸色难看无比。

   他在偷袭之中,一拳轰落老者身,竟不起任何作用,仿佛有一股吞噬之力,直接将世间力极吞噬。

   这实在匪夷所思,这一拳、任何一名涅境强者在毫无防备之下,也要受到创伤、然而这名老者却是无碍。

   棘手!强大!这是楚程心起的念头。

   “呵呵,原来是找了帮手。”老者神识轰出、察四方八面,竟是没有发现任何人影,也没有闻到先前出手那人的气息,并没有去顾及手下,而是看向了下方的中年男子。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敬酒不吃吃罚酒。此人来无踪去无影,怕是一只山间小鬼,刚好本帝尊,最有手段对付这些魑魅魍魉。”

   老者轻蔑一笑,抬手一挥之下、有数十件器具飞落,刹那之间、金光大耀,组成一道转轮佛盘。

   “梵天心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