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无限之命运主机

第一百三十九章 鬼牌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aofoen.com 无限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挥手间,便已经解决了妖物,白泽收枪看向了江川一和队长。

   妖物的出现和江川一、队长的表现有些奇怪啊,具体是哪里奇怪,一时间白泽也说不出来,只是暗自放在心中。

   “妖物已经俯首,你们过来吧。”

   “鬼武士大人果真神勇!”

   镇长江川一干巴巴的拍了几句马屁,队长一言不发,只是面容有些苍白,似乎刚刚被吓到了。

   “你们先回去吧,看样子短时间,是不会有妖物过来了。”

   “是,鬼武士大人,我这还有间屋子,您请。”

   江川一看着已经破烂的空屋发出了邀请,白泽也没有推辞,跟着他来到了靠近小镇边缘的空屋。

   “鬼武士大人,这里的房子靠近驱妖灯,是我特意为您准备的,夜晚不会有妖物骚扰,您请歇息。”

   “嗯,你们走吧。”

   白泽打发两人离开,在江川一与队长走后没多久,白泽突然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

   “明明是经常守夜的队长人物,却对这个战斗力不高的壁涂还有鸣屋产生了恐惧,呵,有意思。”

   按照白泽出手与壁涂、鸣屋两只妖物的抵抗来判断,就算是一个普通的成年人都能干掉它们。

   这类妖物以恐吓为主,只要敌人不失去理智,它们根本那人没有办法,队长好歹也是久经战场的人了,还会被这普通妖物吓到?

   看他与镇长江川一孔武有力的模样,就不想是那种心智胆怯的人,既然引起了白泽兴趣,他自然会多加留意四周。

   白泽可没有那么蠢到完全相信队长与镇长江川一的说辞,只是做个参考。

   忙了大半夜,白泽没有立即休息,而是假装打坐,实则心神外放,查看四周动静。

   这本小心之举,却让白泽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在这个看似小镇边缘的屋子外,最少有四个住户没有睡觉。

   白泽沉浸心神时,感觉极其灵敏,他甚至还能听到远处住户的喘息声,有些急促和恐慌,但在极力压制。

   “监视吗?”

   想到此处,白泽直接打开屋门,大步走了出去,他越过那四个住户围成从包围圈。

   白泽漫步在黑暗的小镇中心,不久后,他感觉到了身后有人影闪动。

   看来的确有人跟踪,只是不知是谁的主意,镇长江川一还是队长。

   直到现在白泽都不知道这个守卫队长的名字,他也就记住了镇长江川一。

   拐角处,白泽闪身进入了一个死胡同,下一个梯云纵运起,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屋檐上。

   在他拐进来不久,就出现了两个人小心翼翼的摸索着走进胡同,他们的动作很轻微,生怕惊到什么似得。

   看了会,白泽正准备离去,底下出现了变化,其中一人走着走着不动了,白泽的感知中,不动的人生命体征逐渐变弱。

   另外一个人见到此幕,再也压制不住心中恐惧,朝着小巷出口跑去,跑动间也本能的保证了安静,不敢开口大叫。

   直到那人消失,白泽才翻身落地,近距离查看已经死去的那人尸体,他发现尸体面容乌青,就好像被抽干了似得。

   这一幕就发生在白泽眼下,可惜他没能发现任何异常,他只能猜测附近有隐匿气息很厉害的妖物存在。

   “先回去,再做打算。”

   白泽回到屋内,看了看四周,没有人踪,直接关上了门开始了思索。

   第三日。

   镇长依旧是笑颜相对,请白泽去他的小屋吃喝。

   白泽没有动一口,只是陪着镇长说了几句便离开,巡视四周起来。

   期间,他支开了镇长,一个人独自探寻这个歧阜镇,询问镇民关于小镇的怪事。

   队长的姓名也在他的闲聊中得知,叫做江川岛雄,一个比较日式的名字。

   白泽发现江川岛雄白日里很少看见他的身影,一个比较神秘的人物,值得一说的是小镇居民大部分是刚刚逃难来的,对小镇情况所知甚少。

   唯一知道的是,小镇护卫队的人都是镇子的原住民,不接受逃难者的加入。

   转悠了一圈,白泽得到了几个比较重要的信息,小镇内流动性很大,难民间派系繁杂,各种小争斗不断。

   江川一并不制止这些争斗,只要这些难民将他布置的任务完成,就能领到一份饿不死的口粮。

   他们还是很感激江川一的,当然其中也有江川一血腥的镇压过反抗他存在的小团体。

   江川一手上掌握着歧阜镇最强的武力团体,加上他本身能言善道,在镇子里还是有很大的威望的。

   至于江川岛雄就鲜有人知了,很多难民只知道江川一而不认识护卫队的人,更别提江川岛雄的。

   这里是最令白泽疑惑的,作为镇子里的二把手,江川岛雄可以说是江川一下第一人,他的存在应该很显眼才对。

   可惜,关于江川岛雄,这些难民所知甚少,就连护卫队的成员也不怎么了解江川岛雄。

   白泽看着脑海中的拼图逐渐汇聚,对于歧阜镇里的妖物也有了些认知。

   这些妖物的出现很突然,失踪的多半是无人问津的独狼或者不受欢迎的人,这种人的消失掀不起什么波澜。

   因为关注度较低,白泽还知道了小镇中有四个禁忌的地方,据江川一介绍,那四个地方是阵法关键处,不能让那些难民接触,以防破坏了阵法。

   这套说辞只是让白泽的好奇心多了些,不过表面上白泽还是露出了了然的意思,心中决定晚上就去探查一番。

   江川一还隐晦的询问了白泽准备什么时候动身,似乎有些赶他走的意思。

   白泽自然是敷衍的回了句快了,这话落入江川一耳中却是不一样的意思,他神情微微一僵,然后恢复正常。

   临近晚上时,护卫队的人出了点问题,被野兽咬伤三人,小镇驱妖灯少了一小队守护。

   当即,江川一恳请白泽能指挥护卫队行动,不需要他动,只要坐镇就行。

   白泽这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在限制他的行动,让整个护卫队看住他,要不是江川一一顿吹捧,白泽或许还能早点反应过来。

   可惜当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答应了,为了维持自身身份,白泽在晚上扛着龙鄂,在小镇边缘四处游荡。

   闲来无聊,看了下队伍频道,并没有更新消息,似乎大家都忙着做支线。

   这个世界收纳这么多队伍,却是到现在都没能遇见一名选拔者,白泽不由感叹,这个世界真的大啊。

   以至于百名选拔者散开,不过是大海中的一滴水。

   白泽一边胡思乱想一边保持着应有的警惕,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换岗的时候,他的身边已经没人了。

   下一刻,面前的驱妖灯突然熄灭,白泽立马感觉到了危机,龙鄂遥指前方黑暗,那里似乎有妖物在张牙舞爪。

   呼啊~~~

   一阵腥风掠过,突然间,白泽面前出现了一个夸张的巨首,张开的大嘴足以将他塞下。

   白泽下意识的就是一枪捅了过去,本以为会有一场大战,没想到白泽一枪建功,只见妖物触碰龙鄂枪尖后,犹如冰雪消融般,直接消失。

   战斗日志:击杀大首。

   同一时间,支线任务也更新了,这下让白泽有些懵,现在流行送人头吗?

   白泽收枪挺立,与此同时,小镇内出现了变化,原本漆黑的小镇内部出现一道红芒,几乎是直指天际。

   这一幕,让白泽有些震撼,同一时间他接连后撤,原本宁静的小镇开始沸腾起来,一股股恶意涌现。

   白泽看见四周驱妖灯悉数灭了,他已经身处黑暗之中,四周的天逆每却是没有涌上来,而是疯狂的朝着四周散去。

   显灵烟已经点上,白泽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镇上那道红芒散发出浓郁的妖气。

   白泽听见无数惨叫,小镇上的活物正被吞噬,红芒渐渐散去,他决定靠近看看,以待后续发展。

   小镇屋檐上,白泽静立其中,看着底下围绕光柱漂浮的鬼影,有两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了白泽面前。

   那两人正是江川一和江川岛雄,他们虔诚的跪倒在地,任由黑暗将自身吞噬。

   这个过程持续了约莫一个时辰,看得白泽腿都有些酸了,他没有攻击下面两人的打算。

   红色光柱渐渐缩小,最后凝聚化作一个木牌落在了地上,江川一和江川岛雄则欣喜的准备捡起木牌。

   就在这时,江川一耳边传来了‘嗖’的声音,下一刻他就看见木牌被羽箭击飞,自己也感觉到了剧痛。

   江川一一抹疼痛传来之处,放在眼前一看,满手殷红,随后倒地不起。

   一连串的变故,根本没给江川岛雄反应的时间,白泽三只羽箭连射,一只羽箭击飞木牌,剩下的两只,分别落在了江川一与江川岛雄的身上。

   江川一的身子倒下有些出乎白泽意料,这家伙有些弱啊,不过并没有触发战斗日志。

   是因为他不是妖物还是根本没死?

   白泽来不及想这些,因为江川岛雄已经折断了插在他身上的羽箭,化作黑影朝他扑了过来。

   这一下,白泽只感觉眼前一暗,连头顶的红月都看不见了。

   江川岛雄肆意的拉扯的自己的身体,半空中的他就犹如八爪章鱼一般,黑暗的触手恶狠狠的抽向了白泽。

   腥风扑面袭来,白泽当机立断,放弃木牌,双脚一点,身形朝着后面飘去,与江川岛雄拉开距离。

   白泽将弓箭恢复臂环收好,提着龙鄂开始游斗起来,江川岛雄因为在黑暗中实力增幅许多,白泽看着他巨大的身形,暗暗叫苦。

   九阳内力就那么多,他用一点就少一点,现在他身处黑暗,要是他耗尽大半内力干掉江川岛雄,让四处逃窜的天逆每再度涌来,怕不会被生生堆死。

   当下没有危险,也只有慢慢游走消耗,依靠风筝慢慢磨,顺便看有没机会抢走那块木牌。

   虽然白泽不知道那块木牌有何作用,但他深谙一点,别人想要的东西,他都要抢。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色逐渐变明,情势对江川岛雄越发严峻,可惜他的实力受限,根本杀不了白泽。

   毕竟这才刚开始,怪物的实力有限,还没到那么变态。

   按照白泽推算,越到后期,出现怪物的实力越强悍,越难生存。

   现在的话,白泽还是很有信心撑下去的,形势正在朝着白泽有利的方向发展。

   颇为和谐的战局突然闯入了不协调的歌声,那般的魔性与摸不着头脑。

   只见远处,闪烁着七彩灯光的车子朝着这边驶来,不偏不倚,直奔歧阜镇。

   “爸爸的爸爸叫什么?爸爸的爸爸叫爷爷。爸爸的妈妈叫什么?爸爸的妈妈叫奶奶……”

   车子越来越近,江川岛雄与白泽的争斗有了短暂的停顿,只因他两都被这场景震撼到了。

   白泽看得分明,那个说唱疾驰的车子就是他小时候经常在超市门口看见并投币玩耍的摇摇车。

   投一块钱可以坐一分钟的那种,很眼熟,而且这音乐也是摇摇车上必备的。

   这车外形是一个夸张的恶魔造型,上面坐着一人正随着车身摇摆,看上去和普通的摇摇车一样。

   细看下来还是有所区别的,因为这辆摇摇车可以开,而且速度极快,不比那些超跑慢,更重要的是这个摇摇车有副驾驶,可以载两人。

   最让白泽吃惊的是,车上的人他认识,正是这次带队老人之一夜天,看他的面容兴奋带着一丝沧桑。

   鬼知道白泽怎么看出沧桑来的,夜天一个急速漂移就在白泽面前三米处停了下来,他一跃跳下了车。

   摇摇车因为投了币,唱歌摇摆的时间还未结束,在夜天下车时,绊了他一脚,还好他双手及时撑住了,不然就脸庞亲吻大地了。

   “同伴哟,吾遵从你的召唤而来,前来与你汇合。”

   夜天站好身子第一件事就是摆了个造型,似乎对他而言,凹造型是最重要的事情,之前和他一起吃饭的时候也是。

   白泽无言以对,好在这时候江川岛雄也看不下去了,继续攻来,白泽才免了尴尬。

   “哦,就是你伤害吾友,就让吾以地狱龙炎送你下地狱吧!”

   夜天身子成四十五度斜仰,不屑看向江川岛雄,左掌捂着半张脸,说着让白泽有些害羞的台词。

   就在江川岛雄攻击即将临身之际,夜天右手微抬,对准江川岛雄就是一发地狱龙炎,气势惊人,奔涌的龙炎将江川岛雄吞没,只闻一声惨叫,化作灰灰。

   原本受红芒影响的歧阜镇,在夜天这一发地狱龙炎下,彻底成为废墟。

   白泽这才有空去看地上的木牌,还好木牌还在,不过一旁躺尸的江川一却是不见了踪迹。

   天色微亮,黑夜已经结束,白泽放心的捡起了木牌,查看了下介绍。

   鬼牌(任务物品)

   描述:这是进入浮世绘町的钥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