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耽美百合 宠粉

第 36 章

宠粉 江小绿 4277 2019-12-06 08:11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aofoen.com 无限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

   最后沈意浓还是半推半就的负了责。

   程如歌洗完澡出来, 换了身素简的毛衣和长裤,坐在外面檐廊下泡着茶,整个人浸在溶溶日光里, 一副清俊温雅的模样。

   沈意浓脚步有些虚浮, 休息好下楼, 茶香味已经顺着袅袅热气四溢。

   她坐到程如歌对面的软椅上, 端起面前温热茶水喝了一口, 干涩的喉咙得到缓解。

   “好喝吗?这是祁红,最适合冬日饮用。”

   方才把那杯茶当成水喝的沈意浓僵了僵, 她细细感受口腔中残留的几分味道,假装点头沉吟,“嗯...不错, 口感清醇,香气馥郁。”

   程如歌笑了笑,也没拆穿她, 只是再次提起茶壶给她面前续上一杯。

   “不要喝太多, 晚上会失眠。”他边给她倒边说,这个样子,倒令沈意浓自在起来, 她握着茶杯微微感慨。

   “程老师,这样的你才像真正的你。”

   “嗯?”他挑起眉。

   “有为人师的风范。”她诚恳道。

   “我算哪门子的师父。”他闻言收回手坐直身子, 似笑非笑觑着沈意浓。

   “我和你是男女之情。”

   “...亦师亦友?”她歪头思考了下试探说,又补充。

   “‘友’是那个男朋友。”

   他不答,只是低头拨弄着茶杯, 往里注入茶水, 声音淡淡传来。

   “比起男朋友,我更喜欢‘你的男人’这个称号。”

   “.........”果真是正经不过三秒。

   沈意浓严肃谴责, “程老师,你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程老师了。”

   “我早就不是了。”他竟然理直气壮地回答。

   沈意浓被气得不想说话,闷头喝茶,突然额头被敲了敲,冰凉圆润的奇怪触感。

   她立即抬起头,看到程如歌指间拈着一颗黑色棋子,冲她晃了晃。

   “来下棋吗?”

   “......”

   桌上茶具旁摆了一副棋盘,边上两个深釉色木圆罐里分别装满黑白棋子,沈意浓打量片刻,抬眸看他。

   “我只会下五子棋。”

   “...也不是不可。”他默了几秒,把装着黑色棋子的木罐往她手旁推了推。

   “先来切磋一局。”

   沈意浓下棋的记忆还停留在小学时,程如歌的爱好一如既往和现代年轻人不接轨,喝茶下棋看书,不过还好,她也喜欢陪他做这些事情。

   黑子先行,沈意浓按照往日习惯和经验把棋子放在棋盘最中间,程如歌随即在她旁边落子。

   他手指匀称细长,食指和中指夹着白色棋子“啪”一声落下时,赏心悦目,沈意浓分了一霎神,很快继续在第一颗棋子后接连落子。

   两人一个攻一个防,沈意浓每每有五颗黑子要连成一线时总会被程如歌精准地堵死,不一会,棋盘被填满大半,黑白两色在上头杂乱交织。

   落子的速度也渐渐变慢,由最开始的不假思索变成了仔细观察斟酌,到后来,经历了几次让程如歌寻得机会另辟蹊径差点险险获胜的危机后,沈意浓越发的慎重,在她决定落子的空隙,程如歌都能喝上一杯热茶。

   “青青,不要把输赢看得如此重。”他在悠闲喝茶的中途,还不忘作壁上观地劝诫她,沈意浓抽空瞪他一眼。

   “既然如此,那你不如就让我赢,反正输赢不必看重。”

   “话不是这样说的,认真对待对手是一种尊重。”他摇摇头,语重心长,又变了另外一番样子,沈意浓不想再与他多谈。

   “话都让你说了,我懒得和你讲。”

   她不着痕迹翻了个小小白眼,逗笑了程如歌,他放下杯子,手握拳抵唇轻笑,故意得寸进尺。

   “不过闲聊几句而已,怎么还恼羞成怒了呢。”

   “我没有。”她面无表情说,手底下落子,毫不留情地把他方才刚培养起势的棋路堵死。

   “该你了。”

   “好的。”程如歌点点头,观察棋局几秒,手腕一转,突然在棋盘一处不起眼角落放下一子。

   那一块白子骤的连成一片,局势明朗,两条纵横相交的棋路都填满四个棋子,只差一步便可圆满,五点一线。

   沈意浓面容僵住,脑中只怔怔出现两个字。

   输了。

   耳边还传来某人故作的事不关己轻松语气。

   “青青,下棋时要静心,切记不能动怒,否则就容易失去准确判断。”

   “.........”

   “再来。”她咬牙切齿道,暗中握拳,倔强女孩绝不认输!

   事实证明,有些东西光靠倔强是完全没用的。

   沈意浓不知道程如歌围棋水平如何,但看他仅靠简单数倍的五子棋都能把她杀得片甲不留,想必技艺也不会太差。

   这种依靠高强逻辑思维能力和全局观以及敏锐度来玩的东西,沈意浓觉得不太适合自己。

   一下午她头昏脑胀,终于撒手扔掉了棋子彻底投降。

   “不玩了不玩了,我好累。”

   她扶着椅子扶手起身,揉了揉发酸的脖颈和腰。

   “我要去躺躺,不行了。”

   “健身房那里有张按摩椅,你去试试。”程如歌这会终于重新做人,带她走到一楼健身房内,体贴备至地给她调整好椅背角度和按摩模式。

   沈意浓试探躺上去,底下传来不轻不重地力道按压着各处,还挺舒服。

   她惬意阖上眼。

   “那你在这休息,我去买点菜准备晚餐。”他在身旁如是说道,沈意浓摆摆手,又想起什么睁眼。

   “你通知司机了吗?”

   “通知了,他很快过来。”

   “嗯,那你去吧。”

   “你有什么想吃的食材吗?”程如歌又问,沈意浓想了想,“有点想吃花菜和虾仁。”

   “好的。”

   他转身出门了,房间只剩她一个人,过于安静,沈意浓闭着眼享受着按摩椅的力度,睡意慢慢来袭,逐渐陷入梦中。

   程如歌临走前是定了四十分钟的按摩时间,到点停止沈意浓就醒了,起来活动舒展筋骨后,感觉轻快松适不少。

   她按着腰晃着脑袋走出去,恰好客厅门被推开,玄关处,程如歌拎了大包小包走进来,看起来有些费力,沈意浓走近刚想帮忙。

   “你买了什么这么多――”

   话音在看到透明袋里映出的鲜红火锅底料时戛然而止,沈意浓睁大眼,闭上嘴巴。

   “今晚吃火锅。”程如歌换好鞋朝她抬头一笑,分外满足开心。

   “我买了那家店的火锅底料。”

   “.........”

   肉类解冻、洗菜、分类、炒料、程如歌有条不絮地在厨房忙碌着,沈意浓看他蹲在地上,从柜中拿出了一台崭新电磁炉,仔细吹掉上头灰尘和泡沫,放到餐桌上插上电。

   红油油的锅被架了上来,一盘盘蔬菜肉片丸子还有切好的菌菇土豆依次在旁边围绕放好,程如歌还特意把那盘新鲜的花菜虾仁放到她面前,加了一句。

   “特意给你买的。”

   “......”

   锅底煮沸后,满客厅都是无处可藏的香。

   沈意浓咽了咽口水,看着对面摘掉围裙开始拿起筷子准备享用的人。

   “你怎么想到在家里弄火锅了?”

   “哦,你最近不是一直没时间吗?”程如歌夹起一片薄薄的羊肉卷放进去烫,目光专注凝在上面,话音随口传来。

   “我就想起那次在安幼黎家好像就做了火锅,想着我们也可以在家弄。”他抬头,朝她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那你还挺聪明的。”沈意浓生无可恋地说。

   腹诽归腹诽,她也没少吃,不得不说,程如歌自制的火锅味道竟然还不错,比起店内也就差了三分,败在了原材料上。

   程如歌最后心满意足地擦干净嘴,被舌尖残留辣味弄得直吸气,抬手喝着柠檬水,略带遗憾。

   “下次我们还是去店里吃,这个肉差了点,比不上那个...高山小黄牛!”

   “...行吧。”

   沈意浓见他适应良好,彻底放弃挣扎,向他妥协。

   而夜里的风平浪静再度证明,程如歌从前不吃辣完全不是身体承受不了,而是他个人感官上无法接受,实在非要接纳火锅的话,也不是不行。

   从香港回来便距离《年华》开机在即,拍摄地定在了沪市,直线相隔一千多公里,飞行大概两小时抵达。

   为期三个月的拍摄,也就意味着他们将要面临异地。

   临行前一晚,两人在房间,沈意浓收拾完行李,蹲在那望向倚在床头敲电脑的程如歌,突然出声。

   “程老师,我走了你会想我吗?”

   他指间动作一顿,抬起头,“我会的。”

   他是思考了一下再说的,神情认真得像是回答老师问题的学生,沈意浓没有从中看出属于恋人的温情和依恋。

   她心莫名酸了酸。

   两人在一起的迅速又自然,没有经历过那种互相暗恋暧昧牵手的小浪漫和悸动,似乎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未曾去仔细思考过那里面是喜欢合适居多,还是怦然炙热的爱情。

   沮丧不过一瞬,沈意浓很快调整回来,因为程如歌合起了电脑让她快点过去睡觉。

   “明天要赶飞机,我送你去机场,今晚早点睡。”

   “好。”她走到床边,程如歌替她掀开被子,她躺下去抱住了他。

   房间灯被熄灭,黑暗中,听到沈意浓小声说话。

   “好像还早,我想玩会手机...”

   “睡前不要玩手机,屏幕光会影响睡眠。”

   “可是我有点睡不着。”她脸搭在程如歌肩头,闭着眼睛轻声自言自语,很快,脑袋被人揉了揉,有温热的手掌一下下拍在后背。

   “睡吧,我拍拍你。”

   “你以为在哄小孩子呢。”她忍俊不禁,闭着眼在那笑了起来。

   “你不就是小孩子。”他话里也带了愉悦笑意,手下动作不停,轻拍着她。

   沈意浓舒服得往里挪了挪,呓语般喃喃,“程老师,你给我唱首歌吧。”

   “哄你睡觉怎么这么难?”

   她闷笑两声,下巴在他肩上蹭蹭,“我想听宝贝。”

   耳边安静片刻,接着响起男人低沉温暖的声音,轻软柔缓传来。

   “我的宝贝宝贝...给你一点甜甜,让你今夜都好眠.....”

   她终于安心,扬着嘴角安稳睡去。

   第二天程如歌送她登上飞机,在上午时分安全到达沪市,剧组派了车子过来接她,直接过去参加开机仪式。

   现场来了不少媒体,沈意浓和男主角孟征也第一次碰上面,他真人和网上差不多,成熟有涵养,待人接物进退有度,三十出头的年纪相比现在的小鲜肉也不遑多让,面容气质身材保养得极好,又或者说岁月偏爱,与生俱来的魅力。

   媒体采访、互相认识寒暄、谈论剧本拍摄,等人群终于散去已是傍晚,晚上还有剧组聚餐,随便应酬一番夜幕便悄无声息降临。

   回到酒店将近十点,沈意浓第一件事就是卸妆洗澡,等到床上终于有空闲拿起手机时,距离程如歌给她发的消息已经过去一个小时。

   “睡了吗?”

   隔了快十分钟。

   “???”

   “人呢?”

   再就是半小时前。

   “你再不回我信息我要报警了。”

   她忍住笑,飞快地给他回复。

   “我刚洗完澡忙完。”

   “今天剧组事情太多,很晚回酒店。”

   她刚发出去,屏幕上就霎时间弹出一个视频邀请,沈意浓慌乱两秒,未经思考接起,然后看到了对面整张脸好看得无死角的程如歌,以及角落那个发丝乱糟糟的素颜她本人。

   沈意浓迅速抬手整理了几下头发,镇定道,“怎么突然给我发视频。”

   “看看你在做什么。”他明显靠在床头,双眸黑润,目光透过屏幕专注地投在她身上,画面被暖色灯光渲染得莫名温情。

   “我能做什么...就准备睡觉了啊。”沈意浓拉高被子躺好,脸枕着枕头继续和他说着话,声音懒倦下去。

   “我也准备睡了。”他见状说,也跟着躺了下来,手里仍然拿着手机。

   “今天怎么样?刚入组习惯吗?”

   “还行...”沈意浓大概和他描述今天行程,程如歌一直在那头静静听着,不知过了多久,她尾音再度消失时,不自觉打了个哈欠。

   “不早了,你睡吧。”他出声说,沈意浓无意识点点头,小声嘟囔。

   “那你也早点睡。”

   “我和你聊完就睡了。”他在那边小小叹了口气,不自觉垂眸,像是有几分掩不住失落的模样。

   沈意浓见状问,“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

   “没有。”程如歌说完,沉默几秒,才再度开口。

   “就是好像突然,有点不太习惯了。”

   “嗯?”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程如歌抬眸望着她,眉目平淡温和,语调不自觉带上了郑重,话音清晰。

   “你不在,晚上一个人睡似乎有点不太习惯。”

   床显得太空,房间显得太静,黑夜变得单调而贫乏,过于漫长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