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恒神城

第四十九章 圈套

永恒神城 城千寻 3481 2019-11-09 03:38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aofoen.com 无限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剑气凌然,寒光扑朔,西塘镇的西山上,少年衣衫猎猎,手中三尺青峰随着他变幻莫测的身形时隐时现,剑气弥漫整个山头。

   ‘轰!’

   无数道剑气仿佛大道了这方空间的承受极限,纷纷炸裂,顿时飞沙走石,漫天烟尘在寒风中飘飘洒洒。

   “小浩,你这剑法越来越神妙了。”

   赞叹之声自刚刚到来的少女口中传出。

   少年束剑身后,一个跳跃来到少女身前,轻笑道:“陈老所传锻造之术乃是无上功法,我还差了一丝火候。”

   少女将手中黑色披风给少年披上,“铁匠铺的甄师兄来了,在家中等你呢。”

   “哦,甄师兄来了,所来何事?”

   “没说,只是要找你。”

   少年自然是云浩了,他们还没到家就看到一个小厮打扮的身影再门外来回走动,显得十分焦急,云浩快步来到近前拱手道:“见过甄师兄,让师兄就等了,我们进屋吧。”

   甄英俊微笑着摆手拒绝,道:“没久等,没久等,师弟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甄英俊不愧是跑江湖的,虽然心中很焦急,但言语之中却透露对于浩的关心,这一点云浩不得不佩服,“已经痊愈了,师兄整日事务繁忙,今日来此所为何事?”

   甄英俊道:“一来是看看师弟你,二来吗,这个最近铁匠铺有些繁忙,陈老命师兄来请师弟。”他胖嘟嘟的脸上透露着一丝尴尬。

   云浩道:“这个是师弟的错,本应早早去铁匠铺的,没想到竟让师兄跑这一趟,师兄莫怪。”

   天色尚早,云浩已经出发去铁匠铺了,还没走近他就发现铁匠铺门口已经有十几个修士在等待了,走进一问才明白这些人都是来取武器和战甲的。

   “小师弟你可来了,快过来帮忙。”

   刚刚进门大牛憨厚的身影就出来,只见他们二人忙得不亦乐乎,就连陈老都亲自动手了。

   云浩拱手道:“弟子见过陈老,见过二位师兄。”

   陈老放下锤子道:“来了就动手吧,这最后的锻造交给你了。”

   云浩也客气,直接拿起锤子加入锻造的行列,“铁匠铺怎么突然间这么忙碌。”

   大牛苦笑道:“还不是那北山的破事,眼看要到年关了,没想到竟出现了魔头屠村的事情,许多修士自发前往,却不想情况十分严重,许多修士铩羽而归,武器战甲皆有不同程度的损坏或者被毁掉。”

   “可不是吗,前几日一个世俗山庄,据说有一定的江湖地位,山庄庄主聚集了许多江湖好汉,准备和魔头决一死战,不想全庄上下数百条性命皆被屠尽,唉...”

   门口有一位修士身上带着伤口,满脸悲意地说道。

   “这还不止,据说北山周边已经成为一片死域,数十村落皆无一活口,真是造孽啊!”

   “可不是吗,最可怕的是,那些魔头可以控制修士,成为他们的打手,替他们掠尽生灵。”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道尽魔头可怖之处。

   云浩听闻,心中一动,第一次有了外出历练想法。这并非是一时冲动,历经种种云浩早已并非初到霍山城的懵懂少年,灭杀魔头拯救人类的热血他固然拥有,修行之路上也并非闭门造车就能一路畅通的,更需要不断战斗来锻造自身,体悟大道。更何况云浩的修行之道乃是以肉身为主,更加需要大量战斗来获得突破,这点从之前几次战斗中能很好的体现出来。

   夜色降临,仅有三位修士还等候,不得不说陈老在锻造武器上面的造诣绝对堪称一绝。大牛和土令拖着疲倦的身体相继离去,云浩打造完最后一剑武器胚胎,长舒一口气,放下手中工具,整理了一下衣衫朝一旁还在忙碌的陈老道:“陈老,这里还有最后三件胚胎,需要我帮忙吗?”

   陈老并未抬头,只见他手中不断有青色符文射出,在一把长剑胚胎上描绘一些奇怪的符文,当这些符文彻底完成时,长剑似乎润涵莫大力量,十分神奇。

   “你想去北山?”

   陈老答非所问,似有深意的看了云浩一眼。

   云浩点头道:“陈老怎知?”

   “呵呵”

   陈老轻笑道:“那些修士谈论北山魔头纵横时,你神情复杂,这不难猜出,不过这次北山之事非同一般,若要前往,还需一物。”

   “何物?”

   陈老放下手中武器胚胎,来到早已熄火的火炉旁道:“看清楚了!”他拿起那把铁锤,抬手摄取一块原料,那原料云浩认识,乃是精钢岩极其坚硬,提纯后获得的精钢是上好的锻造材料。

   在云浩惊讶眼神中,陈老手中铁锤按照‘打铁三式’轨迹挥动起来,顿时砰砰之声回荡铁匠铺之中,然,精钢岩何其坚硬,数十锤下去了,依旧不见丝毫变化。陈老仿若未知,依旧挥舞铁锤,渐渐地云浩发现了一些不同。

   他对‘打铁三式’十分熟悉,前三式早已铭记于心,可陈老此刻施展的似乎是后续的招式,云浩豁然开朗,他知道,陈老这是在传功,他仔细观看,细心揣摩,彻底沉浸在陈老挥动铁锤的轨迹中。

   北山是一座巨大山脉,横跨数万里地域,位于霍山城西被方向,靠近霍山城那片山脉十分平缓,有一个小镇,名为北山镇,而魔头便是降临在这里。

   北山镇中,客栈不多,唯独北山客栈最为出名,最近一直客满,来自个个城镇的修士,以及霍山城中的大修士皆以此为据点不断和魔头展开斗争。

   “这次魔头出现的十分诡异,你们觉得呢?”

   “何止诡异啊,简直有些耸人听闻。”

   “霍山地域,曾经是神魔战场,遗留太多天魔之气,这些天魔之气长久之下会诞生出魔头,可是这次魔头似乎是凭空出现,找不到源头。”

   “何止这些,魔头智慧低下,只懂得吞噬生机,然而现在呢,数十村落的凡人不仅血肉生机被吞噬,甚至连灵魂也消失了。”

   众多修士皆是谈论北山魔头入侵之事,观他们表情似乎遇到很诡异之事,这时一个蓝衣青年大声道:“诸位是否还忽略了一件事。”

   “这位小哥,我等忽略了什么?”

   有一位大汉惊讶问道。

   青年拱手道:“诸位是否发现这次魔头出没方式和以往大相径庭,似乎...似乎拥有极高智慧,我们按照魔头习性以往每次都能将魔头逮个正着,可最近每每扑空,铩羽而归。”

   “这位小哥所言不错,就算找到魔头,老夫也有种是魔头在等待我等前去的错觉,这才使得众多修士折陨魔头手中。”

   有位头发花白老者应声道。

   “难道那魔头已经有了智慧...那岂不是...”

   “不可能!魔头拥有智慧除非是修炼到那种境界,试问我等还有命再此高谈阔论吗?”

   众人谈论魔头之事时,在客栈二楼靠窗边地方两位青年修士正默默喝酒,其中一人脸色冷酷,每每听到议论声时脸上总是露出一丝不屑的嘲讽之意。

   “木兄,都说着天下熙攘皆为利来,可是你看那些凡人,每日辛辛苦苦劳作,最终不过数十载就化作一捧黄土,所来为何呢?”

   “崔兄所言非也,纵然是凡人也有他们的追求,纵然不能与我辈众人相提并论,可追求美好的愿望不不分高低。只是在我等眼中他们所追求的东西太无趣,无趣啊。”

   “所以他们只是蝼蚁!”

   冷面青年名为崔浩,霍山城城主长子,白衣青年名为木骅,木家少家主。二人在霍山城皆有显赫地位,修为更是早已超凡脱俗,今日却于这北山镇齐聚,着实让人震撼。

   木骅一身白衣,肤色白白净净显得温文尔雅,少顷他犹豫开口。“崔兄,此事是否有些过了,那么多生命就这样...”

   崔浩满脸嘲笑,“木兄何时变得这般在乎那些蝼蚁之命了。”

   木骅微微笑道:“只是有些于心不忍罢了。”

   崔浩嘴角的笑意更浓了,“蝼蚁而已,若能为我等大事出一份力,相信就算是到了九泉,他们也会含笑的,木兄觉得呢。”

   木骅道:“崔兄所言是极,木某惭愧啊。”

   崔浩道:“听说崔兄已经定亲,不知是哪家姑娘竟有如此福泽?”

   木骅冷哼道:“彤家。”

   “哦!”崔浩惊讶道:“木家当真接纳彤家了?”

   木骅道:“不过是剽窃我木家功法而存在的家族,若非某些原因,木某岂会同意...”

   与此同时北山南部一行约莫十几人,正被一个少年带路朝某个村落快速前进。

   这十几人乃是霍山城内出来的修士,他们刚进入北山就发现了惊天魔气,遂感事态严重,没来得及前往北山镇修整就直接前往魔头肆虐之地。

   路上他们碰到一个满身狼狈名为虎子的少年,据少年言,他的村落正遭受某头入侵,他侥幸逃出欲前往北山镇求援。

   一行十几人不疑有他立刻带着少年御空而行,让他带路。这群人中有三位女修,其中一人正是武堂弟子彤云。此刻彤云不时看向正被一修士背在身后的少年,精致的俏脸上有着些许疑惑。“虎子,这么远的路程你是怎么走过来的。”

   他们御空飞行已经有数十里路,早已深入北山深处,彤云很难想象一个平凡少年如何徒步数十里山路。

   名为虎子的少年悲声道:“前日村子周围突然黑气蒸腾,然后一个个怪物就出现了,他们坚韧就扑上去,一旦被怪物接触立刻就变成一具干尸,父亲为了救我,挡在我面前...”

   虎子双目含泪,说道这里时已经泣不成声。

   “彤姐姐你这是何必呢!”有女修不满彤云的猜忌,出声劝阻,却见虎子继续说道:“父亲被怪物杀了,我侥幸逃出来,当时我六神无主不知该去哪里,想着村子中的人还在被怪物猎杀,我决定去外面寻找仙人求救。小时候我曾随父亲去过一次北山镇,在那里我见过不少仙人,所以我拼命朝北山镇方向跑去,后来就遇上你们了。”

   少年一股脑将所有前因后果说得清清楚楚,众人皆认同且觉得彤云有些多虑了。纵然如此,彤云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可虎子的回答没有丝毫问题,她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加速赶路,希望快点赶到虎子所在的村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